1. <div id="augvx"></div>

      <dfn id="augvx"></dfn><dfn id="augvx"></dfn>

        <track id="augvx"></track>
        1. 學而思的第1個學生——學而思起源揭秘

          2018-05-24

          學而思的起源,有種無心插柳的感覺。從1個孩子到20個孩子,從1對1家教到教育科技公司,都是自然生長起來的。不過,相比學而思的創立,她的教育理念緣起更早。

          這要從16年前講起。2002年,創始人張邦鑫考上北京大學碩博連讀研究生。為了追求經濟獨立,他在課外做了幾份家教。

          2010年,張邦鑫在內部分享企業文化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從小我爸就告訴我,美國人在十八歲以后就自食其力了。而我十八歲以后仍在讀書,還在向家里要錢。我父母只是普通的農民,連社保都沒有。”那時的張邦鑫心理壓力很大。 

          相比其他兼職,家教性價比最低。但在那個時候,對于出身農家的大學生來說,家教收入很高。他格外珍惜這份工作,花費很多心思研究如何把學生教好。

          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。”張邦鑫給自己定下這樣的標準。

          但很快他發現一個問題:一個孩子一周在學校上“5 天”課都沒有學好,怎么可能“2 個小時”家教就能教好呢?

          經過幾天冥思苦想,張邦鑫突然想到一個辦法。如果2小時家教只是教知識,做加法,相當于“5 天+2 小時”,那么效果自然有限。只有通過這2個小時,改變學生周一到周五在學校的狀態,提高他在學校的學習效率,才會產生價值。所以,這2個小時必須與學校5天做“乘法”。

          “我要讓學生在這2小時里,愛上學習,養成好的學習習慣。”

          想清楚這個邏輯之后,他便對這2個小時絞盡腦汁。他做了大量備課工作,第一節課的備課時間就超過了10個小時,思考怎樣講學生才更有興趣學。

          在他早期輔導的三個學生中,有個不是那么對學習感興趣。為了調動孩子的積極性,他除了講知識故事,還給孩子講一些有趣的故事和生活中的話題,孩子們非常喜歡他,每次輔導結束都對老師戀戀不舍。

          一個月下來,孩子學得很開心,張邦鑫卻隱隱有些不安:如果學習過程很歡樂但沒有效果的話,怎么跟家長交代?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確認學生學明白了呢?

          他琢磨出一套方法,孩子把學校里學習的要點先給他講一遍,他再給孩子講拔高的部分。當孩子用自己的語言把課堂上的知識講出來時,張邦鑫心里很踏實——他知道孩子真的明白了。后來張老師更“懶”了,有時索性讓孩子講自己的思考和探索,他更多是參與討論和給予鼓勵,——孩子越發有成就感了

          張邦鑫后來總結他做家教的三個階段:

          這樣,孩子一步步愛上了學習,動力十足。這是2小時創造的價值,也成為學而思教育理念的起點。

          后來一個孩子進步特別快,連續三次數學考了100分。孩子父親很高興,給張邦鑫介紹了一撥熟人的孩子過來,還找了一個軍區禮堂作為上課地點。

          開課那天,雪下得很緊,那是2002年的第一場雪。張邦鑫獨自在禮堂徘徊,他不知道會來多少人,結果20對家長和孩子踏雪而來,試聽完一節課全部報名了。

          從來沒有收過那么多錢,這個年輕人有些恐慌。這種恐慌與初做家教時的感覺不一樣。家教是個性化的,他可以針對每個孩子的特點確保學習效果,但是輔導班20個孩子,很可能后進的學生跟 不上,而領先的學生又“吃不飽”。思考再三,他決定根據學生的水平,把20個孩子分成上下午兩個小班,這也是學而思最早的小班分層教學

          盡管這樣,張邦鑫還是擔心:如果過了一個學期,有孩子從班上15名變成了50名,怎么跟家長交代?這讓他倍感焦慮。所以他又定下一個規矩——開放課堂,所有家長可以坐在教室后面旁聽,不滿意隨時可以退費。這些樸素的想法,成為學而思延續至今的商業模式,倒逼他們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,把教學質量做好。

          這種天然的客戶意識,與張邦鑫的家庭背景有關。他出身江蘇農村,父母在當地做小買賣。別人過來買東西,買1斤,父母會給人家1斤1兩;買2斤,給人家2斤1兩。他們的邏輯是:不同人家的秤不同,難免有誤差,多給人家1兩,誤差會降低。

          從小受父母影響,他總怕占別人便宜。做輔導班時,他也擔心占家長便宜,所以每次課都精心準備,哪怕上午講過一遍,下午上課前還會再過一遍,把每次課都當成新的。

          一天中午,一位家長急匆匆地趕到教室。原來孩子那天發燒了, 父母原本希望他在家休息一天,結果大人上班之后,孩子偷偷跑到教室來了。這讓張邦鑫很感動,深感責任很大。打那以后,他更努力了。

          不知不覺,半個學期過去了。一次下課后,幾個家長在教室后面竊竊私語,張邦鑫有點忐忑,懷疑是不是昨天講課有點松懈,家長有意見了。正當他隱隱不安時,家長們過來了。

          “張老師,你下學期還教嗎?”家長問。

          “你們下學期還學嗎?”他松了口氣,反問道。

          “只要你教,我們就學。”

          “只要你們學,我就教。”

          張邦鑫發現,只要你真心為學生好,真正幫到他們,他們就會跟著你一直學下去。從那時起,他就很重視口碑,這也形成了學而思的續報模式

          然而,2003 年“非典”來襲,張邦鑫只好關掉小有起色的輔導班,搗鼓了一個網站“奧數網”,為有學習需求的家長和學生線上答疑。“非典”過后,他的輔導班迅速恢復。隨著家長的口耳相傳,帶來了源源不斷的生源,他的小身板撐不住了。這時,剛好他的北大同學曹允東也在尋找辦班“盟友”,兩人便東拼西湊借了10萬元,2003年8月注冊了一家公司。

          學而思最早的辦公地址——知音樓

          當時,他們在北航南門的知音商務寫字樓租了一間辦公室,不到20平方米。兩張桌子、兩把椅子、一個破沙發和一個古舊鐵皮密碼柜是全部家當,它們是從一個公司淘汰的家具中花350元買的。沙發屁股底下有個大洞,鐵皮密碼柜由于不知道密碼,直到后來搬家時扔掉也從未打開過。

          狼狽的辦公環境,讓初來的幾百位家長滿腹狐疑,他們就免費給一個個家長試講。家長見他們一臉赤誠,檢查了他們的身份證之后才敢交錢。最終100多個膽大的家長把孩子留下來了。一天天過去,學生越來越多,學而思也一步步成長起來。

          2007年,學而思第一期教師培訓   張邦鑫與老師合影

          pornfre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