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augvx"></div>

      <dfn id="augvx"></dfn><dfn id="augvx"></dfn>

        <track id="augvx"></track>
        1. 好未來白云峰:連接世界連接未來

          2018-11-28

          11月28日上午,首屆GES未來教育大會在北京盛大召開。本次大會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攜手北京師范大學、騰訊、GSV(全球硅谷投資公司)、好未來聯合主辦,共邀請了全球范圍內300多位教育行業重量級嘉賓參與。國務院發

          作為國內領先教育企業的代表,好未來總裁白云峰在大會上發表《連接世界連接未來》主題演講。演講中,白云峰回顧好未來的發展歷程,結合自身經歷分享了自己對于孩子成長發展所需能力的思考。同時,白云峰表示,互聯網、大數據及AI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的合理應用,不僅能夠幫助實現教育普惠、促進教育均衡發展,更將助力中國教育的變革,讓中國教育走向世界、連接未來。

          (圖:好未來總裁白云峰在GES未來教育大會上發表精彩演講)

          好未來成長路徑?科技推動教育進步的探索

          人類社會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人類社會在面臨災害和困難時,從未停止過思考、從來沒有止步不前。“我們一直在嘗試以新的方法、新的生產工具,去解決生活中的各種困難。”白云峰在演講中表示,這也是好未來(學而思)誕生,并不斷用科技驅動自身發展的原動力。從2003年創始至今,好未來從K12領域擴展到0-24歲的領域,從學科類的學習擴展到數字類的學習,從教學內容的供應者擴展成為教學系統和解決方案的供應者,從教育本身擴展到教育公益事業,已經成長為一家綜合性的教育科技集團。

          教育的“三力”中?學習力和思考力將成為核心價值

          放眼未來30年的中國教育,如何培養學生迎接未來社會全新挑戰的各項能力?白云峰表示,教育從業者在關注基礎教育的一致性外,更應探索教育未來的多元化。基于好未來14年以來在教學教研等方面的實踐經驗,白云峰提出,在學生的成長模型中,知識力、學習力、思考力十分重要。一直以來,中國的基礎教育在知識力的培養上成果顯著,而伴隨著全球化浪潮的推動和“AI+”的新時代背景,學習力和思考力或將成為學生成長發展的核心價值。

          2016年初,《21世紀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》的頒布,明確了新時代學生所應具備的核心品格與關鍵能力。在分享了好未來對于孩子成長發展的諸多思考、對于提升教育從業者和教育機構發展變革的諸多探索后,提出了好未來對學生“受益一生的能力”的思考——未來學生應具備六大能力:閱讀能力、溝通能力、探索能力、抽象性思維、創造性思維和思辨性思維。“悉心培養學生‘受益一生的能力’,幫助每一個孩子成長為擁有健康人格與關鍵能力的人才,是好未來過去踐行、當下堅守、未來期待實現的目標與心愿。”白云峰表示。

          科技連接世界 公民辦教育攜手共建未來

          2016年3月,“人工智能”被寫入《“十三五”規劃綱要》;今年7月,《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》出臺,至此,人工智能正式上升至國家戰略高度。在“AI+”的全新時代背景下,國內教育企業開始探索運用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教育科技發展的積極力量。

          作為自成立開始便重視互聯網基因的民辦教育先行者,好未來始終在思考,如何“用科技推動教育進步”,讓每一個孩子都能獲得高品質的學習體驗。 “魔鏡系統”在“雙師課堂”上的場景運用,好未來不斷嘗試解決為優質教育資源賦能、推動教育均衡化、實現教學個性化的課題。“人工智能將引導教師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孩子的能力培養上,而非知識的傳授。在人工智能時代,我們的課堂能夠更精細、更精準的理解學生。”白云峰在演講時表示。

          全球化背景下,業務的全球化必然帶來人才的全球化,而人才的全球化必然帶來教育的全球化。對此,白云峰提出兩點建議:其一,教育進步要走在產業變革前面;其二,技術的進步是解決教育普惠更好的方式,人工智能等科學技術的合理運用,可以更好的拓寬中國教育的廣度與深度,為解決中國教育資源不均衡化發揮積極作用。在政府、學校、社會辦學力量和教育科技機構的攜手努力下,中國教育將迎接更好的未來。

          (圖:好未來白云峰在未來教育大會上發表《連接世界連接未來》主題演講)

          以下為好未來總裁白云峰的精彩演講實錄:

          非常榮幸好未來能夠受邀參與這樣一場全球矚目的未來教育大會。我們是一個很年輕的團隊,自成立以來一直在進行中國基礎教育底層的思考和實踐,在過程當中發現了很多中國基礎教育的優勢,同時也探索到中國基礎教育發展變革的更多可能性。這一次,我們是以一種學習的心態參加未來教育的研討,如果今天我們對于教育的思考,會影響30年之后中國教育的未來;如果我們思考的深度和寬度,會影響到未來中國的中小學生,那么我們覺得這一切都是神圣而有意義的。

          AI科技——實現教育的另一種路徑

          首先向國內外的嘉賓友人介紹一下好未來。好未來的前身叫“學而思”,學而思誕生于2003年,那一年我們正和我們的國家共同經歷著一場考驗——非典。那段時間,中小學生不能去學校上課,只能在家里學習。于是有一群北京的中小學生們思考了一個問題——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讓我們在家也像在學校一樣學習?由此,他們想到用上網的方式,通過登錄互聯網,開始了自學的過程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在北大和清華高校里有一群大學生,他們在寢室里也不能外出。于是他們在網上建立了網站,建立了基礎教育的論壇,利用自己的閑余時間,給這些在家上網學習的中小學生們進行答疑。

          結果,當非典過去之后,這群學生就成為了2003年學而思走到線下的第一批學生。

          我在想,人類社會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人類社會在面臨困難和阻礙時從來沒有停止思考,沒有止步不前,我們一直在嘗試以新的方法和生產工具來解決新問題。

          7年之后,那群當初想到在家上網學習的學生最終考取了北大、北師大、港大,還有一些學生去了國外深造學習。14年前的思考,決定了他們學習的未來。

          對于好未來而言,我們的前身叫學而思,因為我們一直在堅持學習和思考。事實上,2003年也是在線教育的萌芽和初期,好未來就是在那時埋下了互聯網教學基因的種子。

          同樣在7年之后,2010年,好未來正式成立學而思網校;又過了7年之后,2017年,學而思網校的學生已經遍布30多個地區。

          從2003年到2017年,我講述了學而思誕生的故事,也是好未來成長的故事。14年的時間,伴隨著中國基礎教育的發展和壯大,伴隨著客戶和家長的需求,學而思從一顆小的種子,成長為今天這樣一顆大樹。大家可以發現,從學而思到好未來的發展過程中,我們一直在探索科技在實現教育方式變革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今天的好未來,從K12領域擴展到0-24歲的領域,從學科類的學習擴展到數字類的學習,從教學內容的供應者擴展成為教學系統和解決方案的供應者,從教育本身擴展到教育公益事業,一直走到今天這樣一家綜合性的教育科技集團。

          過去10年對于科學技術的思考,鑄就了今天這樣一家具有互聯網基因的教育企業好未來。所以我們堅信,我們今天對于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思考,在未來10年乃至30年之后,會鑄就一個能夠為中國教育發展作出更多貢獻的教育、科技企業——好未來。

          從教育一致性到教育多元化 學生應具備“三力”

          好未來發展至今已經有三萬多名員工,這三萬多員工之中很大一部分還有另外一個身份——為人父、為人母。我也不例外,除了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之外,我也是一位普通的父親。

          因此,我和我們的員工一直在思考,我們應該怎樣培養孩子,才能讓孩子擁有健康的人格與美好的人生?我們應該培養出孩子怎樣的能力,才能讓孩子更能迎接未來世界變化和挑戰?帶著這些思考,我們和員工之間、我們與同行業之間甚至行業之外的一些優秀伙伴,都在不斷進行交流與探索。

          一年多之前,我跟我的兒子進行過一次有趣的對話。

          當時,學校老師布置了一個題目,叫做“你未來想成為什么樣的人?”我問他,你打算怎么回答這個問題?他說:“爸爸,我想成為一個Baseball Player(棒球運動員)。”我一聽很驚訝,因為大家都知道棒球在中國遠沒有乒乓球那么普及和熱門,是很小眾的一項運動。

          于是我問他,你有沒有其他的選擇和愛好?他回答我說,除了棒球之外,我想成為考古學家,我相信中國千萬的家長跟我那個時候的心情應該是一樣的,因為我們習慣性地會去擔心,自己的孩子在中國競爭激烈的社會環境之下,是否能夠獲得社會的認可、是否能夠獲得更好的資源和發展機會?考古學是神圣并且非常有價值的,但在中國,考古學還是一個相對冷門的專業,因此更多家長更愿意讓孩子學數學、計算機、金融等,從而在日后進入更具發展前景的職業。所以我依然不死心,我問了他第三個問題,除了考古和棒球,你還有沒有其他的愛好?他看著我就不說話了。

          這時我反問了他一個問題,我說,老師怎么樣?他的回答是,我為什么要成為你。

          我從這件事情得到了反思,作為中國的普通家長,我們關心孩子的未來,我們擔心孩子在激烈的競爭中失去工作機會,在未來工作過程中可能受到傷害,這些擔心都是正常的。但我們有時可能會忘了,孩子想成為怎樣的自己。

          半年多之后,我又看到了一篇TED演講,這個演講的標題是:長大以后,我希望成為一個健康和快樂的人。這個演講帶給我非常大的震撼。

          看完這個演講之后,當我再次思考孩子的發展、中國教育的發展,我問自己,為什么我不去跟我的孩子聊聊,你為什么想成為棒球運動員,你從棒球運動中學到了什么。后來我在跟他媽媽的交流過程中發現,他喜歡棒球只是源于他的啟蒙老師對他的鼓勵和引導,我才突然意識到,原來一個啟蒙老師對于孩子心靈成長會產生如此重大的作用力,原來“老師”這個稱謂在孩子心中是這么神圣。即使我作為一個父親的身份,也遠遠沒有一個老師的身份對孩子的影響力大。

          我想探討的第二個問題是,當我看到兒子在教練的鼓勵下,在從事棒球這個運動的時候,從來不喊苦、不喊累,能夠面對失敗并充滿了團隊精神,我在想,其實在運動的過程當中,孩子就慢慢地感受到了團隊精神、為一件事情全力以赴的精神、勇于面對失敗的精神等很多寶貴的品質。/p>

          那么,當我們再回過頭來思考今天中國的教育,思考孩子們未來的成長方式,是不是應該除了關注基礎教育的一致性外,關注未來教育的多元化,這值得我們認真思考。

          而經過我們和教育專家學者的溝通探索,我們發現在中國基礎教育的發展過程中,有“三力”在學生成長過程中非常有價值,我把它稱之為“學習力”、“思考力”和“知識力”。

          目前,中國的基礎教育在“知識力”上處于全球領先的位置,英國和美國也曾號召向中國學習基礎教育。舉個例子,在2009和2010年PISA綜合能力測試中,中國孩子都拿到了第一名。在2015年年底的PISA的測試中,中國孩子在數學、科學、閱讀三個領域中名列前茅。

          還有另外一個案例,美國教授曾經做過一個大樣本測試,他問全球幾十個國家的小學生,1/3-1/4=?美國學生只有27%做對了這道題,而日本有65%,韓國有87%,中國有93.6%。這說明,在改革開放的30年過程中,中國的基礎教育取得了顯著成就。

          但是,我們依然會從中發現中國基礎教育的問題。在整個2005年PISA測試中,中國孩子數學排在全球第6位,科學排在全球的第10位,而閱讀只排在全球第27位。這反映出中國孩子在知識力以外,可能還欠缺學習力、思考力等重要的素養和能力。

          在未來的30年時間里,人工智能會對教育行業產生很大的影響和變化,它會影響到知識力的問題。在所有背誦、計算和考試類相關的領域,人腦可能比不上電腦。“吟唱唐詩三百首,不會作詩也會讀”,而現在的語文課堂里,很多孩子會說,老師你應該了解這個詩背后的含義,因為孩子可以查百度文庫,認為百度文庫是一個更加聰明的老師。

          在計算過程中,人腦很多時候其實都不如電腦,甚至在高考過程中都很難超過高考機器人。去年,機器人在高考中考了134分,而優秀學生的聯隊考了135分,僅僅高出1分。更不用說最近的AlphaGo。

          所以,我們要思考在未來10年-30年的中國教育中,我們到底應該構建學生的哪些能力,來面對未來社會的發展和挑戰?我認為,知識力看起來非常有可能被人工智能和科技所替代,而學習力和思維力才可能是未來學習的核心價值。學習力是指閱讀能力、溝通能力和探究能力,思維力是指抽象性思維、創造性思維和思辯性思維,這些能力、思維可能是未來指導中國基礎教育、學生培養模型的方向。

          我們在研究的過程中發現,思考力和學習力將構建未來學習的主要環節,好未來也提出了“受益一生的能力”作為未來10年-30年培養學生前進的方向。

          而人工智能和科技到底將會為教育帶來怎樣的變化?在未來的教育中人還可以參與哪些環節?在牛津大學基于365個行業的分析和調研中,我們發現教育是最不容易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的。

          在好未來的探索過程中,我們發現在課堂環境中,可以用ITS(智能教學系統)和IPS(智能練習系統)實現個性化學習。學而思的魔鏡系統(表情識別技術)能夠關注課堂當中每個學生的即時反應和獲取知識的角度。事實上,行業中的語音識別系統也代替了原有的傳統聽力方式。

          我認為人工智能時代,教師會更多地關注孩子的能力培養,而非知識的傳授。我同樣認為,在人工智能時代,課堂能夠更精細、更精準的了解學生,從而實現5000年前孔子說到的因材施教。

          全球化時代 “教育+科技”連接世界未來

          今天,中國的產業正逐漸全球化發展,這必然帶來人才的全球化發展,而人才全球化發展必然會帶來教育的全球化發展。今年,習近平總書記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堅持和平發展道路,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這一全球化的“中國智慧”將引導國際社會達到開放發展、合作共贏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好未來在整個實踐的過程當中,我們也在秉承著走出去、引進來的方式,希望幫助學生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,這也是我們與MIT實驗室進行科學編程的合作、與牛津大學、劍橋大學等還未優秀企業實現優質教育資源的合作和連接的初衷。好未來希望為中國的中小學生提供更好的教學產品。我們知道,人類發展過程中經歷了三次重要的革命,農業革命造成了農業文明,工業革命造成了工業文明,能源革命造成了信息文明。而每一次社會生產力在推動的過程當中,都伴隨著教育模式的變革。

          在5000年之前的農業文明時代,教育關系是一對一的師徒幫帶制;工業文明時代實現了教學標準化,以解決人類學習和成長的問題;如今我們已經來到了信息文明的時代,在這種時代背景下,我們又該以何種教育方式,來引領中國教育和世界教育的未來?

          過去20年,我們向世界證明了“中國制造”的實力。如今,我們更希望做到“中國創造”,我們今天思考教育的學習方式,將會決定中國教育未來30年的走向,我們希望在“Made in China”的基礎上,還能實現“Education in China”。未來,對于我們的教育將走向何方,我有兩個思考:

          一、教育的變革一定要走在產業變革前面。教育是一個十年樹木、百年樹人的行業,我們今天播下的種子,不會在今天發芽、長大,而是會在20年、30年之后收獲中國教育的未來。

          二、技術進步是解決教育普惠問題的有效方式。我從未看到生產力的發展和變化過程當中,帶來了很多的人類退步,事實上有人會說,它會帶來一些失業,比如說工業文明的時候,鐵路的修建碼頭工人失業了。但不會說因為電商的出現,實體經濟受到了影響。但是事實上,技術進步的本質是降低生產成本,提高生產效率,用更好的方式去普及中國教育的廣度、深度。所以我認為教育的進步,才是真正解決中國教育資源不均衡化、實現教育普惠化最好的方式。

          狄更斯曾經說: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同時也是最壞的時代。

          我更加愿意相信,今天的中國是一個最好的時代。我希望在政府的領導下,在學校、社會辦學力量和教育科技機構的共同參與下,我們一起攜手迎接更好的未來。

          pornfree